一个西方藏家的中国当代艺术
2013-03-14 10:30:21   来源: 华夏时报   评论:0 点击:

迪地亚·赫斯,现年56岁,曾任中国香港惠普公司高管。他是“全球最有影响的200个收藏家”之一,早期主要是收藏欧洲艺术,直到2005年他的艺术热情才开始转移至中国当代艺术。
        “46件重要作品见证中国时代变迁”,法国收藏家赫斯的个人珍藏成为“2013香港苏富比春拍”预展亮点,“王广义、岳敏君、刘小东……这些艺术家在上世纪90年代的创作,集中反映了中国经济转型期个人的迷思和矛盾,他们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苏富比当代亚洲艺术部主管林家如小姐向记者介绍赫斯钟情中国当代艺术的原因,她说赫斯曾在中国香港生活、工作多年,一直很喜欢中国当代艺术,这次“私人珍藏”将拍卖的46件作品是他100多件中国艺术藏品中最为珍贵的部分。  

  当代艺术泡沫将破?

  迪地亚·赫斯,现年56岁,曾任中国香港惠普公司高管。他是“全球最有影响的200个收藏家”之一,早期主要是收藏欧洲艺术,直到2005年他的艺术热情才开始转移至中国当代艺术。据林家如小姐介绍,虽然入市较晚,但到2007年两年多时间他已购藏了近百件中国绘画和雕塑作品。有评论家说他的收藏取向有明显跟随西方重要藏家如乌里·希克、法伯的现象。   

  赫斯藏品价位偏低,从预展作品可以看出,他是小规模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的藏家,不像尤伦斯和希克的大规模和系统性收藏,作为补充性收藏,他收藏的作品中小幅绘画偏多,估价多在10万-60万港元之间,刘小东的《达赖喇嘛与门徒》(三联作)估价为150万-200万港元,较之刘小东《三峡移民》5000多万人民币的成交价,显然苏富比已调低了预期。作为赫斯收藏最具代表性的岳敏君《飞翔》,900万-1200万港元估价与他破纪录的《轰轰》5408.7万港元成交也相差了好几倍,这是不是赫斯受中国经济影响,在抛售“中国当代艺术品”?针对这一问题,林家如,说不存在,收藏家几年转手在收藏界是常有的事情。   

  可联系年初以韩资画廊为代表的外资画廊退市,年底尤伦斯抛售“中国当代艺术品”,尤伦斯解释说是把重心转移至印度、越南等新兴市场,已让艺术界恐慌不已,鉴于2012年秋拍“中国艺术板块”价格回落,记者从北京保利、中国嘉德等内地拍卖公司了解到,他们已经把重心转移至“中国古典艺术”部分,这种调整与去年底国际艺术市场的观察相一致,他们认定随着中国经济的调整,当代艺术的“高价位”时代已经不复存在,拍卖公司理性的做法当调整自己的拍品方向。   

  这是否意味着“当代艺术泡沫将破”?林家如认为外资画廊撤出中国,收藏家出手中国当代艺术藏品,这些都是个例,不能反映整个行业状况,她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受国内经济影响不会很大,因为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藏家多是外国人,目前国内藏家受传统审美影响还无法判断它的价值,所以他们的客户都是外国金融、银行、时尚界等潜在客户和现有的收藏家群体,这些人构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消费主体”。   

  收藏是一种花钱行为

  一位艺评家在《金融时报》撰文道,中国内地市场份额最少的当代艺术类别中,还有近半的作品是来自传统技法创作的中国书画、油画与雕塑。2012年上半年,内地艺术品市场中,作品单价超过500万元的当代水墨画家就不下十人。另一方面,目前中国当代艺术板块诞生的天价作品主要还是来自机构收藏与基金运作——由演艺界、时尚圈人士构成的新兴收藏圈消化一部分中间价位的当代艺术作品——尚未产生传统艺术领域那样成规模、高规格的个人购买行为。   

  从拍卖公司数据可以看出,拍卖份额中中国书画占了53%、古玩瓷器杂项占36%,中国当代艺术12%,除去传统技法的当代艺术绘画部分,真正意义上的当代艺术购买力非常有限,所以刘小东在这次政协会议议案中,呼吁美术馆成立基金购买艺术家的作品,却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他们害怕这样的基金成为腐败的温床、浪费纳税人的钱,刘小东的议案是指参考国外艺术基金会运作模式,成立艺术委员会,由他们给出艺术评定标准,通过企业捐助、国家减免税负等方式来扶持那些真正有创作能力、经济困难的艺术家,而在我们这个崇尚实用主义的国度,购买当代艺术品也仅被看做是投资而不是一种花钱行为,像尤伦斯这种支持艺术家创作还很难被企业界人士认同,所以,艺术收藏还多是一种投机行为。预展现场,一位上海富豪说他的收藏多是一些工艺大师用传统技法雕刻的和田玉、鸡血石、寿山石,还有几位近年活跃的中国画家的山水画作品,对于多媒体等当代先锋作品,他的反应是很难挣到钱。  

  是接受还是参与历史?

  而随着张晓刚、岳敏君等当代艺术家在国际拍卖市场的走红,一些中国藏家也会涉足当代艺术领域,但他们眼睛里盯着的却是这几个标王,这种行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整体提升没有什么意义,张晓刚也说这些高价位拍品与他根本没有关系,当初他的作品几千美元出手,到今天炒作到上千万元人民币,不过是数字游戏。 

  近年来呈规模性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乌里·希克,他曾是瑞士驻华大使,从上世纪80年代末就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20年来,他深入发掘艺术现场、工作室,拜访过逾千位艺术家,并以覆盖式的探访,系统收集了中国当代艺术早期和进行时态的200位艺术家的近2000件代表作品。这些作品当是中国当代艺术最为完整的记录,也是一部当代中国“变迁史”,去年,希克想在中国内地成立当代美术馆集中展出这些作品,让大家近距离了解当代艺术,但因各种原因未果,他最后把大部分藏品捐赠给了中国香港当代美术馆。  

  有人羡慕希克的眼力,当初能以很低的价格购买这些艺术作品,不论是真心收藏还是其他目的,他支持和参与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所以他去年的“出走”,让很多艺术家在情感上难以接受,甚至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如今赫斯又要抛售中国艺术家作品,是看不到中国购买者接盘的前景,还是要等到若干年,我们的审美观念发生变化,可以像西方人如比尔·盖茨所说,“我喜欢收藏当代艺术是因为可以与艺术一起见证历史,而不是为了接受父母的审美观”。但到那时,中国藏家肯定要花更高价才能购买回来。

  伦敦、纽约当代艺术收藏与古典艺术收藏正好和中国市场相反,问起这一原因,伦敦艺术品交易商托马斯·吉布森认为,之所以大部分西方收藏家选择当代艺术与现代艺术,仅仅是因为这些作品的识别度更高。“如果你手里有15世纪艺术大师曼坦那的唯一作品,对大多数人而言那也仅仅是一张年代久远的绘画,并不能体现它的金融权力,他们买作品是靠耳朵,而非眼睛。”

相关热词搜索:西方 藏家 中国 当代艺术

上一篇:艺术市场新一轮投资热点浮出水面
下一篇: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宣布拓展中国市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