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油画重现收藏热
2014-07-03 09:12:1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 点击:

几年前,闵莉在北京潘家园淘到一本俄罗斯画册,封面油画描绘的是典型的伏尔加河畔风光——夕阳静谧的光线里,淡灰紫色云层下流淌着蜿蜒长河,两岸丛林密布,一棵孤傲的百年松树昂然挺立于画面左侧,透出一股苍茫幽静的气息。
  吴丹
 
  几年前,闵莉在北京潘家园淘到一本俄罗斯画册,封面油画描绘的是典型的伏尔加河畔风光——夕阳静谧的光线里,淡灰紫色云层下流淌着蜿蜒长河,两岸丛林密布,一棵孤傲的百年松树昂然挺立于画面左侧,透出一股苍茫幽静的气息。
 
  “一看封面我就愣住了,特别有希施金的神韵。无论色彩、构图,都继承了俄罗斯巡回画派的功力,很有诗意,充满空气感。”闵莉以为自己淘到了风景画大师希施金的作品集。拿回家再研究,才发现这是被誉为“当代希施金”的俄罗斯风景画家格拉西莫夫·安德烈的代表作《欧卡河畔》。
 
  “没想到我后来就认识了这位‘当代希施金’。”闵莉回忆,2012年她赴俄罗斯参加国际艺术画展,专程登门拜访格拉西莫夫。走进他家上千平方米的豪宅,一眼就看到这幅挂在二楼和三楼中间挑高区域的《欧卡河畔》。画家生活优渥,不为名利而轻易出售作品。闵莉先与画家谈艺术,投机地聊了三小时,再顺水推舟地提出买画请求,格拉西莫夫犹豫良久,总算答应。“当他从墙上拿下这幅大画时,没想到他们家的猫不干了,跑过去蹲在画布上不下来,好像不许我带走。”闵莉笑着回忆。
 
  15年来,北京境艺园俄罗斯油画画廊创办人闵莉与上百位俄罗斯功勋艺术家、年轻画家交情甚笃,收购画作的经历与故事丰富得可以写成一本书。令她感慨的是,画廊成立的15年,恰见证了俄罗斯油画走向黄金期——近年的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卖会上,俄罗斯油画的拍卖价格和成交率不断刷新。
 
  继今年5月亮相“艺术北京”之后,境艺园俄罗斯油画画廊将参加9月的中国国际艺术博览会,向公众集中展示俄罗斯老一辈功勋艺术家和青年一代画家的代表作,呈现俄罗斯当代油画的全貌。
 
  “这些年,俄罗斯油画的价格涨幅惊人,但依然有很大的升值空间,甚至还没有完全和国际拍卖行情接轨。”闵莉认为,俄罗斯正处于“新普京时代”,世界逐渐感受到俄罗斯强国回归的步伐,正在不断升温的“俄罗斯油画热”肯定还有上升空间,“油画在俄罗斯有三四百年的历史,在世界艺术殿堂巅峰应该占有一席之地。”
 
  大部分艺术家被低估
 
  2014年6月29日北京际华春秋拍卖公司《典范——俄罗斯乌克兰油画专场》的拍卖中,俄罗斯油画部分有80%成交。其中老一辈人民艺术家特卡乔夫兄弟作品《故乡》以220万成交,普拉斯托夫作品《肖像》以170万成交,西多罗夫作品《八月末的蓝色河流》以135万成交,拍卖公司该负责人说:“这说明了人们对俄罗斯油画的认可度正在逐年提升。送拍的几幅作品虽然画幅较小,但都是画家的经典之作,这个价位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值得一提的是青年画家普萨廖娃、沃龙科夫、阿达莫夫,他们同为克里姆林宫御用画家,作品也都达到了30万以上的成交价。”该负责人说:“俄罗斯油画收藏热潮,也是近十年的事。过去俄罗斯油画一直禁止以私人名义在市场买卖,直到叶利钦上台后,才允许俄罗斯油画进入艺术市场。这段自由买卖的时间,仅20年而已。由于经济低迷等多方面原因,俄罗斯油画与欧洲其他国家油画相比,始终价格偏低。相对于迅速膨胀的中国艺术品市场,俄罗斯大部分艺术家的价值也是被低估的。”
 
  近两年,俄罗斯油画的收藏价值逐渐被国际认可,拍卖行情一路看涨。2012年,苏富比经典俄罗斯艺术品拍卖夜场获得了1004.925万英镑拍卖总额,其中20世纪早期女画家冈察洛娃的《风铃草》拍出463.74万美元的高价。2013年,画家尼古拉·列里赫的作品以788.12万英镑在伦敦bohams拍卖行成交,比上一次成交价高出300万英镑。
 
  闵莉估计,这十年,俄罗斯油画的价格在国际上涨了10倍至50倍不等。她颇为遗憾的是,已故俄罗斯功勋艺术家库金的作品涨幅惊人,自己却只收藏了一幅。
 
  库金是闵莉早年在俄罗斯生活时结识的好友,正是在他的鼓励与支持下,闵莉决心创办俄罗斯画廊,库金也曾以“友情价”支援画廊早期的建立。闵莉记得,2003年库金的作品大概卖2万元人民币,待他当选为俄罗斯功勋艺术家后,作品价格涨了三倍。2008年,库金不幸辞世,闵莉从画家妻子手上很艰难地买下最后一幅作品,“当时他的画在中国已经卖到30万人民币。到现在,库金的作品已经逼近百万,而且一画难求。”经历这件事,闵莉意识到俄罗斯油画的潜力和价值,“从那时起,我开始注重自己的私人收藏,画廊里面有一部分作品肯定是不卖的。”
 
  站在位于北京CBD华贸中心的画廊总部,闵莉环视着自己亲自从俄罗斯收来的上千张油画。她就像一位私人美术馆馆长,如数家珍地跟人聊起每一张画背后的收藏故事和艺术价值。
 
  重新审视俄罗斯美术
 
  对于俄罗斯美术的复苏、俄罗斯油画在国际拍卖市场的涨势,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古棕深有感触。
 
  “这20年来,无论学术界还是收藏界,对俄罗斯美术的认识都有一种回归。”上世纪90年代初,古棕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继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美术界对俄罗斯绘画的些许抵触情绪过后,迎来的是更全面的认可和接纳。
 
  “中国人对俄罗斯绘画并不陌生,有很深的情结。”古棕说,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前苏联绘画体系、美学理论及教育模式对中国人影响至深。陈丹青曾在《关于1949年之后的中国艺术和艺术史》中回忆:“前苏联文化是德国法国浪漫主义尾巴那一段,它的影响发散到中国来……立刻变成共和国第一代青少年最时髦最洋派的知识来源和精神来源。”中国美术界所掌握的知识结构、技术系统和思想观念,至今仍带有深刻的前苏联烙印。
 
  但到了八九十年代,前苏联美术被视为“二手货”,有机会走出国门的年轻人纷纷奔赴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古典艺术之都,学习最正统的欧洲古典艺术。
 
  历史似乎是绕了一个轮回。近20年,中国乃至国际艺术界开始重新审视、评价俄罗斯美术的地位,尤其是一些去欧洲学习生活过的画家也承认,如今再看俄罗斯绘画,确实了解得太少。“艺术是历史的产物,在东欧美术演变中,俄罗斯美术吸收了欧洲古典艺术的精华,凝聚了印象画派的结晶。”古棕认为,俄罗斯美术并非单纯借鉴西方,而是将本民族的苦难精神与现实意义融合其中,形成敏锐、厚重且有分量的艺术作品。并且,因为地理位置的便利,俄罗斯当代美术与西方的交流比中国更通畅,新一代的年轻艺术家极富探索精神,令俄罗斯当代油画呈现出多元、实验的面貌。  学术界的关注,自然带动收藏界的复兴。古棕能切身感受到中国收藏界和拍卖市场对俄罗斯油画的热情高涨。上世纪90年代,他曾在俄罗斯现实主义巨匠梅尔尼科夫的壁画工作室学习,巧合的是,古棕的一位国内朋友很早就喜欢梅尔尼科夫,前后收藏了大师四五十幅画作,“1996年,大师的画作售价在1万多美元。到2012年,大师在93岁高龄去世,画作飙升到百万人民币的价格。”
 
  古棕估计,喜欢俄罗斯油画的中国藏家,大多跟他年纪相仿,都是“50后”或“60后”,“毕竟俄罗斯情结是伴随这一代人成长的。”他认识的一些“70后”藏家,也多受到父辈热爱俄罗斯文化的影响。
 
  “俄罗斯油画市场升温的最重要原因,是俄罗斯油画的深厚文化底蕴和作品本身显示出的独特魅力。”闵莉说,俄罗斯油画虽然潜力很大,但并不是所有作品都有收藏价值,并且要警惕那些仿冒已故大师的伪作滥竽充数。古棕认为,在有经济实力的前提下,尽量收藏那些获得人民艺术家、功勋艺术家称号的画家作品。
 
  “我一直坚持做最正宗的俄罗斯油画。”闵莉说,15年来她之所以坚持每年亲赴俄罗斯收购油画,每年都在和俄罗斯现代艺术博物馆、俄罗斯大剧院这样的大买家争画,就是希望把最好的俄罗斯艺术带到中国。

相关热词搜索:俄罗斯 油画 收藏热

上一篇:投资书画要学会判断收藏价值
下一篇:扇画领跑小众市场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