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水墨路在何方?
2013-12-30 10:29:52   来源:南方日报   评论:0 点击:

因为求画者众多和办展的需要,方一泓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躲在画室里边,从凌晨一直创作到早上七点,中午起来后简单吃点东西,然而又拿起毛笔,一直到晚上。

方一泓作品。

方一泓作品。

  因为求画者众多和办展的需要,方一泓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躲在画室里边,从凌晨一直创作到早上七点,中午起来后简单吃点东西,然而又拿起毛笔,一直到晚上。

  近年来,随着艺术品市场容量不断扩张,传统水墨作为国画板块的中流砥柱,在书画投资界吸引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吊诡的是,尽管市场追逐水墨画作品的热度与日俱增,但在中青年艺术家群体里边,从事传统水墨创作的画家却越来越少。

  方一泓是广州美院的教师,也是业界眼中“对艺术贪得无厌”的水墨痴迷者。一些常年在小洲艺术村打转、熟悉他的艺术品经营人士对记者感慨,在资本市场漫天炒作当代艺术,而当代国画板块结构化调整脚步不断加快的背景下,方一泓还能如此沉得住气地坚守传统确实不易!

  市场

  水墨是资本争抢的核心板块

  记者从近十年来的拍卖市场数据中发现,不管是在古代书画板块,还是在现代书画板块,方一泓所坚守的中国水墨画,都一直是投资机构和收藏人士竞相抢占的核心领域。有分析认为,近现代书画能够在短短数年就超越古代书画,成为中国书画拍卖市场的中流砥柱,正是与水墨画的成就分不开。而在当代板块,水墨画更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超过八成的市场份额和不断刷新的高价成交纪录,常常让工笔等其它国画门类望尘莫及。

  方一泓原名方泽宏,早年曾师从林若熹教授学画,改名一泓。上世纪初,方一泓在广州美院读书时,学的是中国画,后来虽然也尝试过其它绘画形式,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传统水墨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

  事实上,在方一泓的国画作品进入市场的这十年来,国内的艺术品市场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占据整个艺术市场半壁江山的书画大盘,其板块结构也在不断发生调整。其中,方一泓所在的当代水墨板块,也开始不断细分和裂变,从而衍生出经典(传统)水墨、实验水墨和新文人画等诸多派别,让投资收藏者眼花缭乱。

  保利是书画行业里边最热衷举办水墨卖场的巨头之一,在实际交易中拿到的成绩单也明显好于嘉德等其它公司。今年秋季,保利在香港首次推出的中国当代水墨专场,就征集到180余件水墨作品,其中分经典水墨和新水墨两个板块。值得注意的是,新水墨的占比居然超过了经典水墨。而在新水墨板块里边,囊括的流派纷繁复杂,不仅有实验水墨、新工笔,还有抽象水墨等等。

  新水墨抢滩国画市场的趋势在内地其实更加明显。记者日前观摩广州华艺国际冬季拍卖会的岭南书画名家专场预展,发现在现场展览出来的许多岭南当代一线名家的画作里边,真正的传统水墨画作品凤毛麟角。像杨之光、方楚雄、林墉、周彦生等,属于目前在全国书画市场最活跃的一批画家,他们的画作覆盖了展厅的大部分空间。但记者细细观察,发现这些画作之中,不管是人物、花鸟,还是山水,多以彩墨、工笔或其它更复杂华丽的艺术表现形式为主,纯水墨作品极其稀有。

  为此,有藏家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传统水墨在当代中国艺术家眼里的地位是否开始逐步走向边缘?实际上,国画家方一泓也发现,身边一批原本从事传统水墨创作的艺术家都陆续转行到彩墨或其它更为创新的国画门类,唯独自己自始至终“坚守岗位”。

  “当代画家里边玩传统水墨的人的确越来越少了。”美术评论家胡红拴也对记者坦承,特别在从一开始就主张艺术创新的岭南画派里边,坚守传统的画家就更少。他认识的画家里边,老一代的只有陈金章、尚涛、林丰俗、陈永锵、刘书民和吴静山等人,而中青代则只有方楚乔、方土、卢中见、张东等。

  胡红拴认为,传统水墨是国画的最主要代表,也是目前市场追逐的主流书画品类,有实力的青年艺术家应该多关注这个领域,为藏家创作更多有艺术价值、反映当代且值得收藏的传统水墨精品。

  探因

  市场竞争是板块裂变的根源

  既然传统水墨是市场追逐的主流门类,有着那么多的藏家,那为什么在当代艺术家群体里边,却给人一种不冷不热的感觉呢?在记者采访的多位市场专家看来,当前水墨板块的结构调整,是由于板块竞争造成的。

  “当代艺术家走传统、经典的路线,不仅意味着要在艺术上直接跟古代、近现代和当代所有艺术大师过招,而且意味着在市场上需要更多的基础和耐力才能走下去。”胡红拴就认为,特别是青年一代的艺术家,受到外界因素影响比较多,价值观也比较多元化。不排除有一些投机艺术家舍难求易,为了更快地进入市场获得回报而另辟蹊径,譬如在艺术形式或绘画题材上挑战传统和主流价值观,从而引发学术争议,吸引媒体和市场的关注,再譬如在表现手法上标新立异,向庸俗的审美标准低头,迎合大众市场的需要等等。因为只有走上一条不寻常的路子,才能避开激烈的市场竞争,找到自己的位置。

  而在全国画廊巨头——广州华艺廊总经理张向东看来,整个书画市场面临洗牌,一方面是由于市场竞争造成的,另一方面也跟艺术本身以及当代人的审美观念的发展有着很直接的关系。

  张向东对记者说,当前中国画的艺术家群体基数实在太大了,整个市场的盘子就那么大,在这里边讨饭吃的人太多,必然产生给谁吃、不给谁吃,或者让谁先吃、谁后吃的问题。目前,仅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国画家就有几千人,如果把各省区分会吸纳的会员算进来,整个国画艺术家群体的规模可以达到几万人。这还不包括一些常年活跃在艺术品市场上、打着其他各种组织名头的“江湖画家”。在一个规模如此巨大的群体里边,要想杀出一条血路来,确实很不容易。当然,哪个艺术家的创新是真创新,哪个艺术家的创新是假创新,只能留待学术去争论。而对于想要在艺术品市场去获得回报的年轻艺术家来说,则必须去关注藏家的审美和想法。

  张向东认为,艺术本身也是在不断发展的,不管是国画,油画,或者是任何其它的画种,都概莫能外。因此,在国画里边产生出那么多流派,出现那么多新的艺术表现形式,都是很自然的。“国画虽然是一种民族性的绘画形式,但也要和其它艺术表现形式去互动,与国内外的藏家去互动。”对于生活在当代的人来说,由于生存环境和生活方式与过去很不一样,因此审美标准和收藏观念也会发生变化。这一块的需求变化,也会倒逼画家进行艺术创新。

  那么,针对已经开始发生变化的调整的艺术市场和学术界,传统水墨路在何方?张向东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要不玩传统玩到极致,要不就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去创新,让自己的作品更接地气,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子来。

  艺术家简介:方一泓,广东惠来人,广州美院教师,善水墨写意,业界说他的画作融入了自己强烈的个性风格,重在意境,充满灵性,结构张弛有度,以简为雅,在简易平淡中蕴含着生命力的脉动,很具有逸品画的特点——意简神净,洗空凡格。

  岭南国画家方一泓:

  画家不该为钱放弃艺术追求

  ■对话

  记者:与您同龄的书画家,大多玩当代艺术、玩抽象、玩新工笔,您为何选择传统,这是市场的需要?

  方一泓:搞艺术岂能想着赚钱?我选择水墨是受中国传统哲学知白守黑的影响,用最简单的形式去抒发情怀、营造意境。把复杂的东西变简单,再用简单的东西去传达复杂的故事,这是很难的,这也是水墨对我的魅力所在。

  记者:什么样的水墨作品才能算得上是精品?

  方一泓:中国画一言置之:明心见性,赏心悦目,这也是我们所说的禅境,有禅境的作品才耐看,耐看的作品才是精品。

  记者:虽然您的水墨画很传统,但现代人能够看得懂?

  方一泓:因为我是用传统的方法来写意当代,我自己也是当代人,并未与时代脱节。

  记者:您赞成艺术家与市场经常互动吗?一些人为了快速打开市场离开了传统水墨的舞台,您怎么看?

  方一泓:经常跟什么人在一起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想、怎么做。艺术家应该有自己的原则,不应该为了钱而放弃自己的艺术追求。

  记者:您说搞艺术不为钱,但你给自己作品的定价挺高的。

  方一泓:所有艺术家都有各自的市场定位,而定位的方法就是制定一定的润格。尽管活跃的书画交易可以让藏家通过合法的途径获得自己心仪的作品,但作为艺术家,我更倾向于寻找那些真正看得懂我的画的知音藏家。

相关热词搜索:传统水墨 方一泓 艺术品市场

上一篇:朝鲜画成为投资新宠
下一篇:重新认识20世纪中国画转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