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费解的艺术家毕加索以艺术的名义情色
2012-07-06 14:40:09   来源:国际在线    评论:0 点击:

  情色,以艺术的名义  毕加索的人格中有着十分袒露的恶的因素,他喜欢把女人当作他的实验对象。毕加索  毕加索一生有过两个妻子和五个主要的情人,一直在一群女人的呵护中成长。从13岁开始,一直到近80岁...

  情色,以艺术的名义

  毕加索的人格中有着十分袒露的“恶”的因素,他喜欢把女人当作他的实验对象。

毕加索

  毕加索一生有过两个妻子和五个主要的情人,一直在一群女人的呵护中成长。从13岁开始,一直到近80岁时与他的第二任妻子雅克琳·洛克结婚,毕加索一生的创作无不是在异性给予的灵感中进行。似乎一旦得到了女性的溺爱,毕加索就能把自己的潜能奇妙地通过绘画发挥出来。甚至有评论家把毕加索绘画的风格按女人来划分,画风一变,意味着女主人换了。

  情色与艺术,是一对孪生姐妹,在欧洲艺术史里尤其如此。对此,毕加索的作品表现得特别淋漓。毕加索很小就表现出对女人早熟的兴趣,在他8岁时画的素描作品里就表现出对女人的兴趣,13岁时他选中班花做女友,以成人的口吻给她写信。同时还画了一幅惊世骇俗的《小驴与母驴》,内容就是动物交媾。毕加索日后承认,他是从孩童时代一下子就过渡到性成熟的,无论是他的生活还是他的作品。

  1895年,毕加索的父亲到巴塞罗那美术学院任教,全家迁到了加泰罗尼亚的首府巴塞罗那。毕加索在一所美术中学就读,1897年考进西班牙皇家美术学院,并开始与年长的朋友玩,进入酒吧、赌场、妓院。他的这些朋友都是玩女人的高手,由此,毕加索发现萍水相逢的感情无爱可言,他对女人只有好奇心的驱使和性欲的满足。

  1907年,毕加索开始创作立体时期的代表作《亚威农的少女》,在中国许多教科书里将这幅作品看作是画家对生命的礼赞,其实亚威农是巴塞罗那的一个红灯区。所以也有人说,巴塞罗那的妓院是毕加索学美术的第一个课堂。

  在众多的女人中,费尔南德·奥利维叶是他的初恋。1904年,23岁的毕加索在街头猎艳,一下子发现了美丽成熟的费尔南德,在疯狂的追逐下,费尔南德感动了,成为他第一个正式情人。费尔南德有一双杏眼,一头浓浓的黑发,高高的鼻梁和丰满的嘴唇,这个形象给毕加索提供了美丽的创作形象。毕加索由此进入玫瑰时期。开始,毕加索创作情绪极不稳定,费尔南德就静静呆在画室陪伴着他,尽量适应他善变的生活和工作节奏,并随时满足毕加索旺盛的性欲,以此来抚慰他狂躁的心灵。

  两年后,他们来到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毕加索开始创作《亚威农的少女》。此时毕加索感觉自己已经长大,不需要费尔南德这样的母性女人,他要寻找同伴。一位富有的俄国收藏家塞尔格·希斯金买了他50幅画,毕加索马上摆脱贫穷的状态,但富有并没有给毕加索带来满足。

  1912年,在巴黎克利希大街附近的艾尔米塔什啤酒店前,毕加索看到了迷人的金发美女奥尔加·伊娃。伊娃是一位芭蕾舞女演员,俄国上校的女儿,此时已是有夫之妇,但她与毕加索情投意合,甘愿牺牲自己的生活。毕加索为伊娃作了许多画,并在画上签上“我爱伊娃”等字样。但这段缘分没有维持太久,1915年伊娃就病逝了。
 

  1927年,毕加索还没有离婚之前,就爱上了只有15岁的玛丽·德瑞丝。当时毕加索已经46岁了,两人没有任何名分地秘密生活在一起,并且有了一个女儿。她在毕加索抛弃她后还是保留了毕加索的指甲和头发。在1977年毕加索死后4年,痴心的她也自杀了。

  1933年,毕加索在拉丁区的咖啡馆看上了朵拉·马尔多。1936年,55岁的毕加索离开24岁的玛丽,31岁的朵拉正式成为他的情妇。然而,朵拉并不幸福,受尽感情磨难的她过起了隐居的生活,1997年穷困潦倒地在巴黎寓所去世。

  而毕加索遇到弗朗索瓦斯时,后者是一名有抱负的年轻画家,而毕加索已经62岁了。弗朗索瓦斯为毕加索生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被毕加索抛弃后一度精神崩溃,最终选择皈依宗教得以解脱。

  杰奎琳是毕加索的第二任,也是最后一任妻子。其实,在成为毕加索妻子之前,两人就早有恋情。她为毕加索制造了一个安静的晚年生活,但同时也将毕加索的所有朋友、亲人拒之门外。毕加索死后的13年,杰奎琳带着那份爱与恨,饮弹自尽,只因“失去了毕加索,我的生命就失去了意义”。

  毕加索的人格中有着十分袒露的“恶”的因素,他喜欢把女人当作他的实验对象。不过,这种实验更多的并不是生理性反应的,而是精神性的反应。女性的肉体秘密毕竟有限,她们的精神活动却复杂丰富。在毕加索看来,这才是极为有趣的。他经常有意把他生活周围的女人置于同一场景中,挑起她们之间的争宠战斗。然后,他在一旁观察,并把它记下来,甚至作到画上去。

  鉴于女人们在毕加索成就中的影响和作用,艺术评论家把毕加索的7个女人借代为他作品的七个时期。毕加索不同创作时期的特征,正是他与不同异性的故事:费尔南德·奥利维叶与粉红色的玫瑰时期;奥尔加·伊娃与新古典主义时期;玛丽·德瑞丝与超现实主义时期;朵拉·马尔多与旷世名作《格尔尼卡》;弗朗索瓦斯与如花的外形及绿与蓝冷色的和谐。(新民周刊文:沈嘉禄 )

相关热词搜索:让人 费解 艺术家

上一篇:吉洛讲述与毕加索之间鲜为人知的故事(图)
下一篇:史上书画家使用的毛笔:黄庭坚擅用鸡毛笔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