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玉:中国马蒂斯的东方情韵
2013-03-18 15:55:27   来源:上海证券报   

上一张
分享到:
查看原图
  常玉算是中国画坛的一个异数。

  他不乏技法,却从不理会技巧,不讲究画理,总是随兴所至,以游戏的心理在作画。对于少时家境殷实,后来却贫困潦倒,一生都在追求精神自由的常玉来说,画画更多的是一种情感的自然宣泄。

  常玉一生创作油画200多幅,作品以人物、花鸟为主,描绘动物的作品比较少见。在常玉的作品中,线条和色彩总是一跃而出,画面总是寥寥数笔言简意赅,色彩大胆,画面气质潇洒又随性。因为其作品辨识度极高,个人风格鲜明,虽熟习西方绘画技法,作品中却总是散发着一股深厚的东方情韵,有人称他为“中国的马蒂斯”(马蒂斯是野兽派先驱)。

  的确,常玉的创作受过野兽派和立体主义风格的影响,无论是作品中的女人体,还是最常见不过的花卉,都经常被常玉做变形处理,色彩鲜明大胆,轮廓大为简化、甚至歪曲其形状,人们往往能在一幅幅色彩鲜艳、轮廓简单的画面中,看出在那个风流时代的艺术家一颗未泯的童心。

  裸女是常玉一生钟爱的题材。他画面中的裸女只有寥寥几笔的单线勾勒,色块与色块之间的明度十分接近,线条颜色较浅,若有若无。常玉笔下的纤细女子不多,大多为尽显女人婀娜和风韵的丰满女人,形态膨胀,富有趣味,充盈着含蓄、大气的浪漫气息。常玉早期的裸女作品中,浓墨淡彩,一气呵成,大多以白色和粉色为主要基调,作品多陷入一种粉色的迷梦中。同时,常玉笔下的女人也是他心性高傲、精神自由的视觉体现。

  花卉题材是常玉作品中的另一大类。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兄长去世、战争到来,常玉的生活从那时开始陷入困顿潦倒。在后来的花卉题材作品中,大多为花朵零零散散的插在花盆中,孤独而静默,残花败柳看上去孤单无力,却在强撑姿色,构图仍然延续了一贯的大胆,但在用笔上却有收敛,用笔细致谨慎,虽然仍然有艳丽的色块,但画面仍流露出一种悲情。

  五六十年代以后,常玉的作品更是从明亮转变到了以黑白为主,吴冠中先生曾在《“说”常玉》中这样评论他后期的作品:“进入五六十年代的常玉更钟情于漆黑了,他立足于深黑的底色上勾勒出花卉、虎豹、女裸,如在浅底色上用线勾勒,那线也是用乌黑的铁一般的线,肯定、明确,入木三分,不再是迷梦,是一鞭一条痕的沉痛了。油画颜料色阶丰富,从纯白到漆黑,具备各种细微的音阶,常玉掌握了油彩的性能、西方的造型特征及平面分割的构成规律,但他只选取有限的几种中间色阶来与黑、白唱和,他在色彩中似乎很少谱交响乐而更爱奏悠悠长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