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沙茫茫出关道骆驼夜吼黄云老
2013-08-28 10:33:01   来源:北京商报   评论:0 点击:

超越了物象自身的本体去表达属于自己和这个时代所共有的人文情怀,这是艺术家的最高追求。李家骝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完美。
塞沙茫茫出关道骆驼夜吼黄云老
《大漠峰》
 
  捕捉自然万物瞬间变幻的神韵,从而提取、提炼出人类所需要或者某个时代所共同敬仰的,抑或某个时代所共同缺失的精神,这是每位艺术家创作的原动力;这种动力也是每位艺术家的最高追求,更是最后的责任。这便使得绘画具有了人文精神和人文情怀;对万物所提取、提炼出来的那种为人类所“共同敬仰”或“共同缺失”的精神便是人文的了。这是对自身命运的深切关注,是对自身性格的高度尊重,是对自身尊严、价值的高度关注。只有具有人文情怀的艺术家才能创作出性格鲜明的艺术佳作。李家骝国画题材之一——骆驼的最大特征就是具有“人文情怀”。
 
  李家骝的国画有着西画的直观性和中国国画的笔墨特征,画面具有很强的冲击力。他将直观性的写实和国画中意化性的写意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相互映衬、相互烘托,不争不抢,达到了高度的统一,在画面里相得益彰。如果说,中国传统写意画强调的是“墨不碍色”,那么,李家骝的骆驼在色的真实和对骆驼这个物象进行意化提炼后的形态上有着完美的统一。其作品色彩简洁、明快、干净,下笔时不拖,没有丝毫的犹豫。写生一般的胡杨与写意的骆驼融合在同一画面上,有着一种强烈的撞击感。让人在品读的刹那感叹于生命的坚韧与坚强。胡杨,传说八百年不死;死了,八百年不倒;倒了,八百年不腐。胡杨,象征一种挺拔的精神;骆驼,象征一种坚韧的精神。这两种人文化的物象的表现,是对人文的关注、是人文精神的体现、是人文情怀的一种抒发、是自己对命运的深切表达。
 
  李家骝的笔墨有着传统的意义,也有现代的意义:墨色灵活,给人以温润之感。浓墨的表现不凝滞、不懈怠、不过不焦,在视觉上给人浓而不滞、黑而不污的效果;淡墨,不浮不薄,准确而不失力度;色彩,在“实”与“意”中寻找最恰当的结合点,茫茫沙漠的黄色、赭黄、沙丘的阴影变化这类被写实画家所强调的地方,被他巧妙地淡化了,人为地弱化了,以便更好且更有力地烘托出主体——骆驼。
 
  李家骝的骆驼从远到近表现着开张的势态,表现着强大的气势,然后在章法之下进行细节的捕捉和对细节的处理。细节,往往决定一幅作品的成败,大的动势其实也是一种细节,这种细节需要扎实的造型功底。细节,不等同于局部,细节的刻画,不等于对局部死板地描摹。李家骝的细节处理之妙在于对笔墨、色彩的准确把握,而不是对物象真实的照搬。他很注重大局与细节的关系处理。这正是他的骆驼最大特点之一。
 
  李家骝行走在自然之中的写生不再是陈述式的、描摹式的;不再是记录式的,是对自然之神提炼和强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似乎让人忘却了物本身的真实性,体现出画家追求视觉艺术效果和人文情怀表达的那种莫名的激荡人心的交融。此种交融是过程,不是结果。李家骝的骆驼不是简单的自然形态的再现,不是茫茫沙海场景简单的复制,不是对自然界瞬息变幻的简单描摹,他将一切纳于胸臆,在人文情怀中进行意象的组合,直至达到自己对人文和人文精神意义上的表达。此时,骆驼不仅仅是生存于自然界的骆驼,也不是作为动物本身骆驼的再现,更不是某个沙漠场景的横切面,而是于水墨的表达人文化、人格化了的。这样的作品在精神的纵深度上有了更深切的表达,使得画面也具有了广度和深度,在人文精神的表达和画面效果的表现上达到了完美的统一。统一,正是艺术的最高追求,是艺术之美、艺术魅力所在。
 
  超越了物象自身的本体去表达属于自己和这个时代所共有的人文情怀,这是艺术家的最高追求。李家骝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完美。(王飞)

相关热词搜索:李家骝 作品 人文情怀

上一篇:马兆力:钟情水色笔意幽深
下一篇:《意大利科莫湖纪游》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