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江:在葵园守望
2014-10-16 13:31:24   来源:新民周刊   评论:0 点击:

 许江现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据他透露,“东方葵:许江艺术展”将于明年春季移展上海中华艺术宫。巡展于全世界的葵,以“矩阵”的庞大体量重访上海,一定能让上海观众再次获得艺术享受,激发如浦江春潮般的思绪。
  展览呈现了许江近十年创作“葵园”主题下的作品全貌。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指出,自己的艺术生涯几乎就是一个回访葵园大地的过程。于国庆前开幕的“东方葵:许江艺术展”放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展厅中,是许江近十年创作生涯的集中展示,展览共呈现了“葵园”主题的大型油画作品近五十幅、系列水彩作品百余件,以及首次在国内展出的大型雕塑作品《共生会否可能?》等,这是许江继德累斯顿国家博物馆、路德维希博物馆巡回展出归来后的又一次大规模展示。
 
  许江现任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主席。据他透露,“东方葵:许江艺术展”将于明年春季移展上海中华艺术宫。巡展于全世界的葵,以“矩阵”的庞大体量重访上海,一定能让上海观众再次获得艺术享受,激发如浦江春潮般的思绪。
 
  劳作的间隙,躺在骨头堆里喘息
 
  《新民周刊》:许院长,我知道您是一位50后,你们这一代人有着共同经历与感情体验,就是吃了不少苦,基本上都是靠刻苦自学完成了大学以前基础教育,也可能凭借着兴趣爱好而成为专才或通才,然后付出数倍于常人的努力,实现登高望远的深造,最终成为出类拔萃的领军人物。你们这代人曾经蹉跎,栉风沐雨,但历经磨难而不堕其志,理想不灭,希望永存,经历丰富,亮点多多。在完成人生预设的目标后,甚至在达到常人无法企及的辉煌顶点后,你们依然豪情满怀,没有止步不前的迹象。而您的人生无疑有着更加鲜明的标本意义,您本人的经历与文化积淀肯定会影响到你的事业、中国美院的教学理念及校园文化。您出生于福州,中学毕业后在一家小工厂当工人……
 
  许江:我学画其实跟“文革”有关。1968年,我们一家下放到沙县,就是现在满大街都有的沙县小吃的那个沙县。临走前跟中学美术老师告别,他塞给我一捆铅笔,他说:“我看你有美术基础,你将来也可能要学画,很好。这是门手艺,学会后就不会饿死了吧。”我拿了这捆铅笔,跟着父母到了沙县,但也没有机会学画啊,就因为自己琢磨着学会了一点美术字,在中学里派了用场,当时在运动中嘛,学校里要出黑板报,这个就由我包了,还要画大批判的漫画什么,都由我来干。中学毕业后我去了农村,在那里当过代课老师,学校条件很差,一个老师要管几个班,什么都得教。我管体育、音乐、外语,有一度我还在三个学校当老师,先爬到山顶在最上面的学校教一上午英语,然后下到半山腰在另一个学校教两节音乐课,傍晚前下山到最后一个办在庙里的学校教两节体育课。到了寒暑假,吃编制的老师可以放假,但我是代课老师,每月24元工资,其中的一半12元是队里支付的,所以还得回到生产队参加田间劳动。因为我会写字画画,生产队里搞宣传布置的任务就交给我了,画画、刷大幅标语可以抵工分。后来离开农村时,我对学校里的孩子说:你们一定好好学文化,将来不会因为没有文化而太苦。我对中国农村是了解的,这段经历对我非常有用,是我的精神财富。
 
  《新民周刊》:回到城里,您大概进厂当工人了吧。
 
  许江:回到福州,在一家小工厂工作,那是一家骨胶厂,大老远地从内蒙、新疆等地运来动物骨头,熬成骨胶,但加工出来的都是半成品,再要送到其他厂里做成品,生产力相当落后,环境极差,骨胶熬制的时候有一股很难闻的臭味,半个城区都能闻到,所以我们厂也被叫作“福州第二火葬场”。在这样的环境里我还是天天逮着有空就画画,厂里的宣传任务也由我包了。工余休息时,我们都躺在高高的骨头堆上,起身时一看,背后都爬满了虫子。那时我还偷偷看了许多书,外国名著,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屠格涅夫的都差不多看齐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牛虻》。看了这些书,我就跟工人师傅讲故事,他们非常爱听。
 
  《新民周刊》:您没跟一个画家比较正式地学过画吗?
 
  许江:那时候有名的画家都不行了,日子过得不好,根本不敢在外面教孩子。后来我凭着一点美术功底进入福州美术公司。这其实是个为商业企业服务的单位,哪里需要布置环境、橱窗什么的,就派我们小青年去,画他半个月、一个月。美术公司里有不少旧社会过来的人,资格很老,但被视作牛鬼蛇神,经过多次运动碾压,已经没有尊严了,但我仍然恭敬地向他们请教。我们公司里的年轻人学美术是相当自觉的,形成了以“四大金刚”为主体的业务骨干,我就是其中之一。“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一下子有七八个考进了美院。
 
  《新民周刊》:考进浙江美院,人生由此重开境界。
 
  许江:那当然,感觉是换了一个人嘛。我考进的是美院的油画系。当时校园的中心是一条长长的回廊,回廊的一头是图书馆,另一头是食堂。我们穿行于回廊,来回接受心灵和身体的滋养。但那时图书馆里只有几本外国画册;食堂里,每周有猪肉买的那两天,11点不到就排起了长队。大半年后,学院的领导将买汽车的钱省下来,将那年全国书展的外国画册全部买下。那些画册今天看来可能微不足道,但在当时,这些画册在院陈列馆中展出,在玻璃桌和玻璃橱窗里一天一页翻给大家集体阅读。全国美术青年从各地赶来,恨不能将这些画页吞入自己的眼中。

相关热词搜索:许江 葵园

上一篇:邵大箴:画家对全国美展获奖的压力过大
下一篇:齐建秋:白彬华书法结字雅正 章法谨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