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思入画清雅流风——访文艺理论家、画家韩琦
2013-08-16 13:31:17   来源:中国文化报   评论:0 点击:

韩琦的乐观源于对真善美的追求,也源于道家自然无为的哲学观。对待命运的玩笑,他有着淡看云卷云舒的豁达,而谈及当下社会的浮躁。
文思入画清雅流风——访文艺理论家、画家韩琦
君子之风

文思入画清雅流风——访文艺理论家、画家韩琦
笔下江山

文思入画清雅流风——访文艺理论家、画家韩琦
韩琦
 
  他,笑容如清风拂面;他,文笔淡雅,细腻中饱含深情。欣赏他的国画作品,你会惊叹于山水的连绵秀美和花鸟的生灵妙趣。善诗文、喜歌赋,时而击节长歌,填词作曲,时而伏案灯下,专注研究。他就是韩琦,一位博学多才的文艺家。
 
  韩琦,号长安居士,1941年生于山东潍坊,1959年入读中国戏曲研究院戏曲研究专业,曾任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研究生导师,著名文艺理论家、作家、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擅长中国山水、花鸟画;2003年退休后,任中国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系艺术总监、教授,著有《不停的脚步声》、《我所了解的王洛宾》、《艺术论纲》等。
 
  苦中作乐放达情怀
 
  韩琦自幼聪明好学,从小学至高中,一直稳居班级成绩前两名。高中毕业,以优异成绩报考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机制造专业,却因家庭成分不良未通过政审,被调剂至中国戏曲研究院学习戏曲评论。
 
  此处陷入僵局,却在他处逢生。韩琦未能成为飞机制造工程师,却在文学艺术领域展露了天赋与才华。大学期间,他饱读诗书、博览众长,被同学誉为“江北才子”。他敏捷的才思、丰厚的国学底蕴,引起了老师梅兰芳的注意。
 
  戏剧创作课,师生集体创作剧目《大破天门》时,梅兰芳提问:“‘滴血染红石榴裙’这段极好,我要表演这个本子。可台词中有个小问题,谁发现了?”韩琦当即答道:“梅先生,‘滴血染红石榴裙’,血色是红的,石榴裙也是红的,不染自红,岂不矛盾?”梅兰芳接着问:“那怎么改?”韩琦答:“我换个词:滴血飞溅石榴裙。”梅兰芳当即起身鼓掌,赞道:“你很有才情和才华!”自此,“江北才子”韩琦一词改诗的故事在学校传为佳话。
 
  “文革”开始后,年仅26岁的韩琦因家庭成分和写作上大胆直言等,被划为“反革命”,关入新疆乌鲁木齐第一监狱,开始了长达10年的牢狱生活。
 
  十载囹圄,凤凰涅槃。3000多个日出日落,他未因命运曲折不公而颓唐放弃。厚厚的狱墙将外面的浮躁喧嚣隔绝,使他专注读书、静心作画,与狱友互为老师,传授各自所长。
 
  韩琦说:“我在监狱里认识了民族音乐家王洛宾、画家黄胄等,他们都是我的良师益友。大家一起烧砖块制作象棋,吟诗写曲,苦中作乐,令灰暗的牢狱生活多了许多滋味。”
 
  1983年,陪伴韩琦出狱的是13部厚厚的读书笔记和作品,皆是他狱中所著。
 
  “人生能有几个10年?这段光阴两个博士也读出来了。我很庆幸自己没有荒废时光,能将所学、所思记录成册。”他说。后来,这些作品陆续出版,如《不停的脚步声》、《艺术概论》、《风雨春秋》、《伦理学大辞典》等。
 
  意韵生动真善至美
 
  韩琦笑说,自己是文艺美学教授,作画只是填补课余空白的雅好,不经意间于笔墨中有所得悟,渐入佳境。他擅长中国画,以写意的神韵,用工笔的技法,绘山水、花鸟、动物等万千意象,画风自然雅致,飘逸灵动。他的山水画大气磅礴、气势恢宏,云峰之间雾气缭绕,观之如身临其境,感意境之悠远;他的花鸟画则意趣盎然,匠心独具,妙趣横生。其作品风格被赞为“兼具白石老人的韵,吴昌硕的泼,王雪涛的雅和张大千的儒”。
 
  “中国画的神在意蕴,即写意中的‘意’字。”韩琦说,深厚的国学功底是理解把握中国画神韵的基础。以人物画为例,“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与学生们在一起的鲁迅,以及画鲁迅与夫人许广平,3种情形呈现的是完全不同的画面情感。“评价画的好坏,不在于是否像,而在于能否达神韵。”韩琦说,“我在课上告诉学生,都是画鲁迅,若抓不住3种神态的不同,就失去了画意的表达,人物再像也不可称成功之作。”齐白石说,绘画之妙在于似与不似之间,太似则媚俗,不似则欺世。韩琦认为,相较于人物画的传情表意,于花鸟景物中表现情韵更见功力。他曾在课上以兰花为题考查学生对“意”的理解,让学生用兰草分别表现宝钗和黛玉的质。“以兰草画宝钗,要用硬笔和阔笔,线条丰润,精神向上。而黛玉之兰则应注意‘淡、嫩、细、弱’4字。”
 
  “书画同源,写不好字,就别画画。文学功底、国学理论不够,更不能成为好画家。”他直言不讳,无论是自己的书画创作,还是教育学生,他始终坚持“好的中国画家起码是半个学者”的观点。中国画博大精深,贯穿“意”字,“意”是画的神,是画者的文化修为与内心对艺术感悟的流露。故评价画之高低不在于技,而在于意。
 
  “真善美是我一生的追求,也是我的信仰与希望。”韩琦说,他追求的“真”,并非具象真实,而是人心中真切动情的感受。仿佛日出时分的画面,你看到的可能只是纸上模糊的旭日和朦胧的四周,感受到的却是光暖大地、万物初醒萌生的朝气和生命力。好的作品传达给观众的情感远在画面之外,佳作给人以思,而非局限于似。“真”是基础,也唯有传达了最真实感人的情意,才能把人往善和美的方向引导。
 
  韩琦的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在他看来,琴棋书画也好,诗词歌赋也罢,都是艺术的表达形式,而贯穿始终的亘古意蕴,则是生活中的至真、至善、至美。
 
  道法自然回归本源
 
  “莫道书生多意气,岁至耄耋更精神。”长达20余年的艺术理论研究使韩琦总结了一套绘画创作理论,现在,他再次执笔,回归书画实践,希望从笔墨中有所得悟。
 
  韩琦的乐观源于对真善美的追求,也源于道家自然无为的哲学观。对待命运的玩笑,他有着淡看云卷云舒的豁达,而谈及当下社会的浮躁,他以乐观积极的态度冷静分析:中国人民经历过艰苦贫穷的岁月,他们希望物质富裕。但当大家生活普遍步入小康后,会回过头来审视精神需求。“中国社会不是悲观的,但往好的方向发展总有个过程,并非一夕之功。”他说。
 
  艺术源于生活,艺术创作中的至真、至善、至美的源头亦是生活。“当今社会的浮躁氛围和艺术乱象是过渡时期的过渡问题,随着社会的进步,艺术终将回归本源。”他说。(常会学,周荃)

相关热词搜索:韩琦 访谈

上一篇:魏广君:学习传统比写生重要
下一篇:“中西画作的差别正在逐渐模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