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春拍走“小而美”路线
2014-07-06 11:12:35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0 点击:

六月的最后一周,包括上海泓盛、朵云轩在内,众多上海拍卖行迎来“艺术春拍季”。 虽然申城各大拍卖行的总成交额相比北京拍卖行相差了多个数量级,但是从拍卖过程的精彩程度来看,丝毫不比北京差。

上海春拍走“小而美”路线

  特约记者 方翔   

  六月的最后一周,包括上海泓盛、朵云轩在内,众多上海拍卖行迎来“艺术春拍季”。 虽然申城各大拍卖行的总成交额相比北京拍卖行相差了多个数量级,但是从拍卖过程的精彩程度来看,丝毫不比北京差,特别是许多价格的背后,对于市场的影响不容小觑。

  “吴湖帆现象”值得关注

  今年适逢吴湖帆诞辰120周年,近日现身上海春拍的吴湖帆作品多达百余幅。在今年上海的春拍市场上,朵云轩拍卖行推出的《朱昌言藏吴湖帆书画专场》成为了市场最大关注的焦点,三件精品《大龙湫》、《花卉四屏》、《荷塘鸳鸯》分别以1150万元、1437.5万元、1035万元成交,其中《大龙湫》,为其后期青绿山水画中的经意之作。此画是1958年为海上名医方幼庵所作,其时的吴湖帆山水在摹古基础上已加入了写生的元素,显得更加生气勃发。虽然只有2平尺,但成交价却超过了千万。6月30日,吴湖帆的《稼轩词意图》于敬华春拍中以2100万元成交。

  《花卉四屏》的买家则是著名的收藏大鳄刘益谦。吴湖帆花卉画中最擅长且所作最多为荷花。但在此次绘制的四屏中,除了荷花之外,还有美人蕉、蜀葵、鸢尾等,这在吴湖帆的作品中是非常罕见的。而刘益谦在上海春拍中的出手还不绝于此,在上海工美的春拍中,刘益谦花了57.5万元竞得俞子才先生的《溪山诗侣图》,这件作品是俞子才作为吴湖帆弟子,为同门郑际宣所作。因而在绘画自然要尽心尽力,而师生间的一脉相承,也在这件作品中展现地一览无余。据悉,刘益谦准备9月在龙美术馆举行吴湖帆及其弟子的展览。

  作为20世纪的一位重要中国画家,吴湖帆在山水画和书法创作、艺术鉴赏和收藏领域都具有极高的地位。从今年申城春季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情况来看,不仅其绘制的作品受到了追捧,甚至连吴湖帆曾鉴赏过的作品也沾上好运。在上海天衡的春拍中,吴湖帆曾收藏过的一件明代唐寅画作《抱膝吟枫》估价500万至800万元,最终以3050万落槌。

  书法市场走势强劲

  俗话说,书画同源。但是在艺术市场上,常可以听到好字不如烂画。但是从今年京城的春拍市场来看,这种趋势已经有了明显的改变。到了申城的春拍中,这种趋势无疑更加明显。上海敬华春拍中,郑板桥的对子《打草稿用全力 说闲话无漫心》,曾经是曾任国务院华侨事务委员会办公厅主任、中联部副部长等职的李初梨旧藏,并入藏过重庆博物馆,估价80万至120万元,最终以235万元落槌。非常罕见的明穆宗隆庆皇帝书法从250万起拍,480万落槌。

  除了古代书法之外,近现代书法也成为了藏家关注的焦点,特别是一些具有特点的作品更是受到了关注。在上海工美的春拍中,有一件徐悲鸿的行书四言联“遗世独立,御风而行”,仿佛是其笔下独立秋风的萧萧班马,自有一股雄壮伟岸之气,风骨崚嶒,气宇轩昂。估价100万至110万元,成交价为230万元,据悉是被著名收藏家蒋再鸣购得。

  之所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书法作品不太受到藏家的待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许多藏家认为书法似乎书写起来太简单了,没有什么难度。但事实上,随着近年来在拍卖市场上出现了许多难得一件的拍品,这无疑使得藏家更加关注其所蕴含的文化价值。在上海天衡的春拍中,有一件1992年启功的行书对联,估价30万至50万元,落槌价达到了385万元。这件作品之所以如此受到追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1992年中国佛教协会委托启动书法之后赠送给日本资深政治家宫泽喜一的。

  同样以估价数倍成交的还有上海敬华推出的吴湖帆的对联“射虎山边寻旧迹,流莺枝上转新声”,尺幅巨大,高度达到了2.63米,可谓罕见。此幅对联用笔精到,风格强烈。上联的起首“射虎”两字,动态颇具,似有骑马射虎之威,再后面的“山”字,用笔敦厚,不动如山之感;后面的四个字行笔速度较快,出飞白以显虚;下联的起首便用厚线,收住上联的精神气,到“莺”字又开始线条变纤细,行笔加速,最后的“新声”两字,最后的收笔都稳住,将整幅作品的神气凝注。整幅对联用笔肯定,线条稳重,是吴湖帆书法精品,最终的落槌价为270万元,为山东买家购得。

  行情并非完全走强

  在最先举行的上海泓盛春拍中,来自郑好的私人藏家专场引人关注,囊括了赵无极、朱德群、陈逸飞、罗中立、陈丹青等知名艺术家的8件经典油画,最终100%成交,不过只录得总成交额4278万人民币。多幅画作仅在估值区间底端成交。

  在今年上海敬华春拍中,有一件张大千的《拟唐人孙位高逸图》,应该算是其人物画中的精品之作,最终的落槌价只有260万元,相比2011年张大千市场巅峰时期动辄千万的价格来说,也算是一个“漏”。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在今年上海一家著名拍卖行的春拍专场中,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司法委托拍卖书画专场,虽然里面只有两件作品,但都是前两年市场比较热门的。究竟为什么会司法委托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从成交价格来看,吴昌硕的《菊石图》,估价120万至200万元,成交价为276万元。而在2012春季拍卖会上,这件作品以110万起拍,最终以322万的价格成交。

  如何看待目前的艺术品市场,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归根到底有一点是有共识的,这就是如果你抱着赚快钱的想法进入艺术品市场,希望今年买、明年卖就能赚钱的话,那这种幻想目前已经不切实际。如果是真正希望通过书画投资,来形成自己有特色的组合,并通过长期拥有和研究,来进一步发掘其中价值的藏家,目前无疑是最好的入市机会,相比巅峰时期,目前的价格是非常具有吸引力,其价值会随着时间逐步显现出来。(编辑 曹俊杰)

相关热词搜索:春拍

上一篇:《伊莎贝拉·德·美第奇肖像画》摆脱赝品之名
下一篇:《大美中国·锦绣丝路》主题创作美术展洛阳将展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