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被污名化女子的画像
2015-05-28 12:23:01   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点击:

《一个青年男子的画像》,模特事实上是一个女子。所以,人物的性征呈现出奇异的混搭——裸露的胸乳是男性的,柔和妩媚的面部轮廓又分明是个女人。她,如果艺术史家的考证没错的话,她应该叫卢克蕾西娅。

 一位被污名化女子的画像
《一个青年男子的画像》,乔瓦尼·鲁特里创作于1535年,藏于墨尔本维多利亚国家画廊
 
   《一个青年男子的画像》,模特事实上是一个女子。所以,人物的性征呈现出奇异的混搭——裸露的胸乳是男性的,柔和妩媚的面部轮廓又分明是个女人。她,如果艺术史家的考证没错的话,她应该叫卢克蕾西娅。

  卢克蕾西娅,地理大发现时代的话题女王。鉴于她不凡的履历,后世所有艺术门类——小说、诗歌、电影、戏剧、歌剧甚至动漫,都曾以她为题材。可值得玩味的是,这幅尚有争议的肖像,却是唯一存留于世的关于她的画作。

  话题女王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名声。贴在卢克蕾西娅身上的诸多标签中,哪怕最厚道的一枚上也写着“荡妇”。这不难理解,历史上,有好名声的女人都籍籍无名地端坐在家谱里。

  卢克蕾西娅遭遇恶评,并非她品行有多坏,而在于她出身不好。她出自一个臭名昭著而又无比显赫的家族——博尔吉亚家族。博尔吉亚家族来自西班牙瓦伦西亚,该家族中许多优秀的男子都在意大利工作,单位地址是罗马-梵蒂冈-圣彼得教堂。卢克蕾西娅的父亲,也就是罗德里戈·博尔吉亚,乃教皇亚历山大六世,靠贿选上台。亚历山大六世是个一言难尽的角色,将关于他的凌乱信息梳理一番:他是教皇,他是来自外国的教皇,他是通过贿选上台的外国教皇,最重要的是,教皇还寡廉鲜耻,公开宣称包养情妇且有子嗣!世人对亚历山大六世的评语,是一部秽语大全,翻译成洁本就是:最不配当教皇的人继承了最高圣职。

  当然,亚历山大六世背负骂名,很大程度上是靴子国人排外心理作祟。意大利人的“地图炮”至今仍隆隆作响,他们说1492年意大利同西班牙做了笔亏本买卖,拿哥伦布交换了博尔吉亚。其实,亚历山大六世并非如此不堪,他还是干了些大事的。对外,他于1493年颁布《教皇通谕》,为两个劫掠地球的强盗——葡萄牙和西班牙划定了势力范围。对内,他使教皇领地在四分五裂的意大利得以自保——自保的手段是联姻,联姻的工具是卢克蕾西娅。

  古往今来,以自家女儿为工具进行合纵连横的父亲很多。亚历山大六世过人之处是,他拿自己女儿先后谈了三单业务。因此,卢克蕾西娅账面上的丈夫有三任,分别是米兰斯福扎家族的乔瓦尼、那不勒斯阿拉贡家族的阿方索、费拉拉埃斯特家族的阿方索。布克哈特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里,他们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些名字。遗憾,卢克蕾西娅前两次婚姻都未维系多久,第一次婚姻被废止,第二次婚姻以丧夫告终,原因是父兄的干预。亚历山大六世把女儿当作政治交易中的一般等价物,替几个蓝血家族完成了基因摆渡,但予取予求,全凭需要。而卢克蕾西娅哥哥,野心勃勃的恺撒·博尔吉亚,则将妹妹视作暂被割让的领土,时机成熟,便强行收回。味道不对?那就对了。卢克蕾西娅人生大戏的梗就在于此。据说,卢克蕾西娅第二任丈夫阿方索,系恺撒·博尔吉亚所杀;而第一任丈夫乔瓦尼被亚历山大六世逼迫签订了离婚协议,理由是他性无能。天可怜见,乔瓦尼娶卢克蕾西娅续弦,恰恰是因为原配死于难产。谁都能想像乔瓦尼承受的屈辱,于是,他成了污名化卢克蕾西娅的始作俑者,色情桥段在向丁度·巴拉斯致敬:卢克蕾西娅当着父亲的面把初夜献给了哥哥。马里奥·普佐遗作《家族》采信了乔瓦尼的版本,此书中译本封面就是《一个青年男子的画像》。看到一个女人经历多次婚姻,不免要想到床戏,想到滥交,想到乱伦,人类想像力都是在这条轨道上起飞。当女人被污名化到乱伦的地步,谣言缔造者该击掌相庆了。

  说白了,卢克蕾西娅是在为她声名狼藉的家族买单。亚历山大六世的外来者身份以及无底线弄权,令意大利贵族们恨之入骨,而他们将怨气撒向了对自己命运无甚决定权的卢克蕾西娅。人性的流程大抵如此。

  不过即使对卢克蕾西娅讨厌之极的人也承认,她的确是个美人坯子,眼神迷离、肤色如雪、胸脯高耸、金发及膝、步履轻盈。可以脑补一下百岁山矿泉水广告中那个踮脚走过天桥的少女。卢克蕾西娅虽多情,但远称不上荡妇。虽有两次失败的婚姻,但在嫁给埃斯特家族的阿方索尤其是父兄皆遭鸩杀之后,此女表现基本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宫廷贵妇。因为有着不俗的艺术鉴赏力,她成了堪比洛伦佐·美第奇的艺术赞助人。在阿方索夫妇治下,费拉拉成为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第一座近代城市。当时费拉拉人对卢克蕾西娅的爱戴,丝毫不逊于数百年后威尼斯人为茜茜公主而欢呼。

  在卢克蕾西娅的万千仰慕者中,就有一位叫乔瓦尼·鲁特里的画坊学徒,痴痴的少年后来成了埃斯特家族的御用画师。1535年,也就是卢克蕾西娅去世16年、其夫阿方索去世的次年,乔瓦尼·鲁特里创作了《一个青年男子的画像》。不知何故,无从解释,他把“青年男子”的脸画成了卢克蕾西娅的模样。莫非,在那一瞬间,记忆握住了他的画笔?
    相关热词搜索:污名 画像 女子

上一篇:400年前雕版画揭莎翁真面目
下一篇:徐悲鸿夫人廖静文逝世 享年92岁

分享到: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4000-418-428

内容合作:010-67121881

投稿邮箱:news@chnart.com

微博: